2007年5月25日星期五

火车头

从没尝试过这样的刺激。右手连续几天长时间在压力及紧凑下抓“老鼠”,累的写字无法使出力。就连放工后最享受的,用手拿着报纸来阅读,也觉得酸疼。真他妈的,本姑奶奶快破口骂人了。公司的人,就连M先生的老婆-黄小姐,也知道我快和包公做拜拔兄妹了。谁叫她是罪魁祸首,临时要增加那么多图稿。就连好脾气的陈小姐也越来越顶不顺她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陈小姐:Mike, 这些袜子稿图是不是要打印出给SALES STAFF?
M先生:(一脸茫然)哦。。。恩,是啊。我找找看SAVE在哪里。
陈小姐:找不到吗?还是我叫阿佩诗打印出来?
M先生:啊。。。不要啦,她快冒烟了。
陈小姐:嗯。。嗯。。嗯
蔡小姐:(勉强挂了笑,声音高八度)是啦,你们这样搞法,真的是冒烟!
M先生:嘿嘿。。嘿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活在地球上31年了,脸上的七情六欲还是容易显现在脸上,要改进。
但,有时觉得,应付某些人就应该要把脸色摆出来。不然总以为人家不出声,就是认同对方的做法。

5 条评论:

笑林(C.K.Lim) 说...

佩诗,你说得不错!
一种米养百种人,其中有一种人,注定吃硬不吃软,对付这种人啊,其中一个方法,就是作包公再世-摆黑脸。;-P

爱睡觉的猪 说...

笑林:还有一种人: 欺善怕恶的人

笑林(C.K.Lim) 说...

唔,你说得不错!事实上,我真有一点‘看不起’这种人。

湘绣蜻蜓 说...

有时觉得,应付某些人就应该要把脸色摆出来。

说得对!

爱睡觉的猪 说...

湘绣蜻蜓,
哈,其实我平时很温和的噢~~(脸红na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