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10月23日星期二

痛苦并快乐着

有时后我会想,如果我没从事现在这个行业,那会从事什么呢?
老师?no no no绝对不是。以前父母对我的期望就是当一名老师。可是我不喜欢,也不适合。很多人,包裹已经过世已久的婆婆,大伙都认为我是一个文静斯文的人,当个老师最好。不怕被人欺负又被人尊重,而且还是铁饭碗。不过看来他们并不是太了解我。被人欺负?啊,什么啊,我被人欺负,你没搞错吧?!我不欺负人就好人!我只是做做样子而已,你真以为我乖巧文静啊?你们没听到我的老师给我的评语呢:“有点顽皮。原本叫去帮助同学的,结果和他们玩在一起。有点伤脑筋”。对,这是小学六年级我的班主任给我的评语。原本叫去和比较顽劣的同学同一组,是为了帮助他们,结果却和他们玩在一起呢。不过放心,我没被带坏。可能天生人缘不错,反而和他们相处的很愉快。但也没忘记老师给我的使命,这些同学在我的魔掌里,还是会乖乖的交功课。

好啦,我是辜负了乡亲父老对我的期望,那还有什么呢?销售,会计,跑腿?!唉,统统都不行!记得当初刚考完SPM时,每个同学都会去找个工作,顺便等成绩,那我也自然不落人后了。从报章上看到某某金铺要请女销售员,反正在家当米虫也不是办法,那就试试看。虽然当初只是小丫头,但也知道做销售员也是“以貌取人”,为了一击击中,还特意打扮了下。是的,那个老板果然“好”眼光,叫我下个月开始上班。上班日子终于来临咯,老板一看我带了幅眼镜上班,就说:怎么你那天没带眼镜来应征呢。当年我这个老板只有他认为样子还可以的,才可以进他的金铺上班。所以怎么可能受的了我一副呆呆的摸样。切,已经上了贼船,他没则了。那时在这一带的金铺商店里,他是出名麻烦也有很多避忌的老板。刚好上班的第一天是他赌马的日子,可是我很不小心的,竟然在这样的“大日子”打破柜台上的玻璃!当然啦,可以像想他的老脸有多黑了。幸好,我这张可以骗人的脸又派上用场了---装无辜。其他同事也赶忙的帮忙清理及提醒我。呼,逃过一结。

做了大约没多久,因为店里做帐的助理要继续升学,而当中我是最没看头的女销售员,老板就派我去帮忙他的秘书兼会计算算小单子。每天一早,当大伙开始点算金饰数量时,我就拿着昨天的账本进去独特的办公室里,计算昨天的成交量。为什么说独特的办公室呢?那间很小的办公室放了一张桌子,三张椅子,加上我老板独有的椅子,一架电视,一台收音机,一个柜子,一个保险箱,几乎可以说是连走路都要深呼吸才能顺利走出去。我老板的位子最独特,因为他的脸要嘛向着电视,要不就是向着玻璃。那片玻璃就是传说中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,可外面绝对看不到里面的状况,厉害吧。不过在里头的日子不是太好玩,因为每天清早都要闻到老板的香水味。虽然他用的香水在十多年前还真的是响当当的牌子--CK ONE。可是他就好像当自己是只蟑螂,拿着香水乱喷射,然后继续半躺在他独有的椅子上睡觉。

计算这些简单成交量的日子不难挨,美丽的秘书兼会计小姐说我做的很好,甚至夸我比之前那个助理更细心,还提议我可以去考虑上秘书课程。可是我知道我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秘书。为什么呢?当初每个员工没私人的午餐时间,所有的人必须在店里用餐。为了公平,每个人包裹秘书都会轮流去买大伙的午餐和下午茶。一次轮到我去买下午茶,当时大伙都要吃金铺对面的红豆汤。忽然,红豆汤老板对我说:你老板打电话过来,叫我和你说他要多一包。当时老板在之前并没交待他要买吃的,我只带了够用的钱。当时,我也不知道哪个筋不对,竟然和红豆汤老板说,我带不够钱,我老板那包不要了。回去时照实和老板说,我没带够钱,所以没帮你打包。也不知道那天是我幸运日还是老板大发慈悲,他竟然只是笑笑而已。可是其他员工已经替我捏了一把冷汗。原来从来没人敢违抗他的旨意,哪怕是他最疼爱的秘书小姐。其实当时我是可以打包了再回去付钱的。可是嫌麻烦,就连老板也不放在眼里。所以说如果我是一个秘书,那肯定是一个不合格的秘书。

在那做了三个月,SPM成绩出炉了,也是开始好好想想自己的前程了。虽然只是短短三个月,也做了很多乌龙事情,不过也学了不少。最欣慰的还是老板竟然对我说,为什么好的员工要走,可以不辞职吗?哈,真奇怪的老板。当时也没多想,反正就是不想做一些算账,销售的工作,只想以后做些不一样的,毅然辞职,决定读设计这课。

现在算是完成了当初的梦想,念了设计,也做了设计,甚至算是完成当初我没法念的服装设计的遗憾。不过有时后会很气馁,甚至会后悔,当初为什么要念这课不怎么能赚大钱,多数时侯却还要设计一些自己很难认同的东西呢?但今天和一个朋友email时,他说了很有意思的话,人生大概就这样啊,比较现实痛苦,但也不能太悲观,我们要学会痛苦并快乐着,那才有意义啊。

不过他最后那句:“赶快找个好男人嫁人吧”,我暂时保留。因为叫他介绍好的,他竟然回复说:“介绍?还要我介绍吗???好的几乎找不到了,那你就等我儿子长大了吧,呵呵,做我儿媳妇,哈哈。” !~@$%^&*+……

3 条评论:

笑林(C.K.Lim) 说...

不错!不错!好一个『佩诗成长篇』!;-)

但是啊佩诗,既然你不是设计服装的,那你是设计什么的呢?我读完了这篇,还没看出头绪耶!

爱睡觉的猪 说...

笑林,
早安。我现在的确是从事儿童服装设计。
不过当初我是念广告设计的。虽然都是设计,但当中的学问却是很不一样的。

笑林(C.K.Lim) 说...

啊,原来是这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