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7月2日星期一

舞榭歌台

我的母校草场正对面是一间玉皇大帝神庙。因此每逢玉皇大帝的诞辰,村里的居民就会凑钱请外地歌台来助兴,当然少不了来一顿酒席。每当这个时节,学校的草场就被征用了,搭起帐篷建舞台。虽然学校里的老师都会吩咐我们千万不要在舞台下走动,怕万一舞台塌下来,可会压死人的。可我们这些小瓜,每当在休息时分还是会在舞台下乱窜玩追追,抓迷藏。只有在那样的时节,才会有这样的机会,危险早就丢一边了。

地方戏曲,对一个当时是小孩的我来说很陌生,虽然现在也是很陌生,主要是听不懂。也不知道是谁说的,这些戏曲是给神明看得,反正在小孩的心目中,神明是不能得罪的。但很喜欢那种放了学,赶快回家吃饭作功课,在冲忙下和几个好友相约再回到学校排排坐看戏曲的感觉。有时几个小瓜还会买些零食,冰棒的,在炎炎下午十分的谢意好玩。这个时间都会有很多阿公阿嬷搬自家的藤椅子来,边看边摇着手里那把古早的藤扇子。看到精彩部分还会大声喊叫,十分有趣。村子不大,所以那是谁的阿公阿嬷,都会知道。我们这些小家伙就像知道什么大秘密搬捂着嘴偷笑。

歌舞表演,通常是在晚上8点开始。在还是很纯朴的80年代,当时的驻唱歌星穿的相当隆重,不是蛋糕裙,就是闪亮亮地。唱的多数是青山,余天,叶丽仪,林淑蓉等人的抒情歌曲。晚上很多熟食摊都会在附近摆摊。通常一家大小边吃边看表演。村里头一些情窦初开的少年郎,要是看到些合眼缘的驻唱歌星,也会献上朵小花,歌手们也会大方接受说谢谢。可这时会看到较年长的大人们直摇头说这些少年不长进。至于不长进什么对于一个不到10岁小孩的我来说,似懂又好像不懂,反正这都不重要,吃喝看表演才是重点。晚上10时后,歌台表演谢幕了,接着戏曲又上幕直到午夜,一天的演出才算完毕。这样的表演会连续3-4天,要是有善男信女再出钱,那歌台又会延续表演。

上星期五,听同事说这附近的某神庙有歌台表演。本来我是不太感兴趣,人长大了,对很多事与物也渐冷漠。可好几个同事说的绘声绘影的,说歌星不像歌星,穿的少少的大跳热舞,像个艳舞娘。不否认,我是居心不良,想看是怎么会事。加上几个同事都说要去看看,那我也不好脱节,加入色女的行列咯。

晚上8.30,人潮却不多。前几天都有捧场的阿福说要看“好东西”一定要坐最前排。搬了椅子,跑到最前面,正对着大约5尺高的大喇叭。天,从没尝试过让耳朵那样受罪,只感觉到心脏也跟着音乐乓乓跳。当下,我就有点后悔来了。看了一个多小时昏昏欲睡没什么新意的歌唱表演,感觉想回家了。好吧,是有新意啦,那些歌手一个穿的比一个少的。幸好是大热天,不然还真替她们担心着凉了。有几个年纪轻轻,可说的话还蛮辣的,指着台下的uncle说要让他们流鼻血。我很好奇,真得那么容易流鼻血吗?身材是有,可肚子的赘肉还必须练一练。当中有些uncle献花(奇怪,现在的uncle都那么“娇”?他们的老婆呢,回家有没有叫他们跪洗衣板?),有个还献上肉丸一串,没错,真得是肉丸。拿到肉丸穿短热裤的女郎还笑说,2007年流行献肉丸啊?!间中,有几个同事觉得没什么看头回家了。10点钟本打算回家了,可阿福说精彩的就来咯,我们几个色女就想再看看吧。

不对劲哦,怎么时间越晚越来越多人,而且来了很多外劳呢。这时一个穿的很清凉的歌手出场了,马上就有个uncle在台下摇手摇头摇腰(其实是肚腩啦),跳的比歌手还来的兴奋。唱完一首,这个uncle还献上一杯水。但这个女郎竟然笑问uncle喝了会不会脱衣脱裤?!晕!!这女的单独表演至少有半小时之久,换了几套衣服,当然是越来越少。我看她是歌手当中最忙碌的,一会下台,一会上台,一会叫这个人跳舞,一会叫那个唱歌。坦白说真得让我开了眼界这样的庙会歌台表演。

晚上11正,觉得没什么意思,就告别这五光十色。回家路上,和同事都很感慨,怎么现在的庙会歌台都变质了。以前,人们真的是诚心的举办去酬谢神明的保佑,绝对不敢这样的猥亵神明。现在,这些所谓的酬谢神明,其实是做给人看,变的很商业化。就连在庙里买香烛拜神,也因为神庙里的人为了省时间,而把那些烧给神明的纸丢进一个大盒子,说会替这些人烧掉。可是,我很怀疑,他们真得会那么做吗?还是再循环的使用包了几支香烛再卖出去呢?虽然只是区区的3块钱。时代的转变,让人们忘了最初,也忘了本质。以后我们的子子孙孙还看得到这样的单纯吗?

1 条评论:

Rodrigo 说...

Oi, achei teu blog pelo google tá bem interessante gostei desse post. Quando der dá uma passada pelo meu blog, é sobre camisetas personalizadas, mostra passo a passo como criar uma camiseta personalizada bem maneira. Até mais.